2020年3月29日

让残障人士出行无碍——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无障碍设施见闻

用脚按键的电梯、一键求助的招援电话、值机柜台前和地面持平的行李传送带……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于9月30日前正式通航,各项设施建设已基本完成,机场无障碍设施目前也已基本就绪。

无障碍卫生间手盆前的抓杆最高处要高出手盆边缘1厘米,残障人士在使用时才能把上身靠在抓杆上又不会弄湿衣襟;紧急呼叫面板距离地面18~30厘米,低于惯常情况,残障人士一旦滑倒躺着也能报警;综合问询处和值机处的低位柜台设置40到45厘米的容膝空间,让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更舒适地办理业务;距楼梯起点及终点30厘米处设置提示盲道,让刚走过楼梯的盲人能有一步距离的心理调整……

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处处可见以厘米为单位的精细,而设计者们的关怀就在这一厘米中体现。“其实大量的无障碍设施并没有多高的技术难度,关键是能不能在细微处真正考虑到残障人士的需求。”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设计师刘琮表示。

据介绍,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无障碍设施可谓无处不在,仅无障碍卫生间就达156个。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无障碍设计首次将残障人士按照行动不便、视觉障碍和听觉障碍分为3类群体,创新性地将无障碍设施分为停车系统、扎哈通道系统、公共交通运输系统、专用检查通道系统、服务设施系统、登机桥系统、标识信息系统、扎哈人工服务系统共8大类,有针对性地根据3类群体的需求进行研究探索。

长期以来,国家民航局高度重视民航无障碍环境建设工作,推进制定相应的法规政策标准,形成长效工作机制。中国残联积极反映有关需求,与民航局密切配合,从2017年起,组织专家会同北京建筑设计院提前介入设计,组织创新研发,提升了无障碍设施的应用度和标准化,为大型民用机场无障碍通用设计创新了一整套设计示范高标准流程体系。机场设计团队特意派出专业人员赴日本等地考察学习,并根据国内实际情况进行了创新探索。

在机场大厅距电梯两三米左右的空地上,立着一根长杆,这里即将安装的是为无上肢旅客准备的脚踏式外呼电梯按钮。为什么外呼按钮要离电梯这么远?设计人员说,机场正式运营时,电梯前往往挤着一堆人,残障人士在电梯外空地上操控按钮,既安全又便捷。

走进电梯,带盲文按钮的护栏尤为显眼,这也是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设计团队首创设计。“一般市面上的低位按钮常常难以找到,把按钮装在护栏上,盲人只要握着护栏就能顺势找到按钮。”刘琮说。

6月18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无障碍建设通过无障碍专家委员会组织的验收。专家认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无障碍设施建设不仅探索出了机场航站楼新标准以及大型交通工程无障碍系统新思路,体现了国际无障碍设施发展的趋势和先进理念,同时运用新科技、新技术、新工艺,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然而,如何确保无障碍设施在机场正式运营后充分发挥功用,如何提高机场工作人员对残障人士服务能力,仍是机场运营者需要考虑的问题。据了解,今年出台的《民用机场无障碍服务指南》,是我国第一部针对机场航站楼的综合性无障碍服务团体标准。

“我们一直相信,只有‘软硬件’双提升,才能为残障人士提供真正舒心的服务。”相关负责人表示,充分发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样板示范作用,提升我国机场航站楼通用设计标准,是下一步努力方向。据介绍,国家民航局制定的行业标准《民用机场旅客航站区无障碍设施设备配置》,将结合近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等新建和改扩建机场的最新经验予以修订。

村镇建设工作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是住房和城乡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身边,充满了“包豪斯”。这个诞生于设计领域的词语,如今已经模糊了边界,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么,到底什么是“包豪斯”?

疫情防控期间,为保证居民生活垃圾收运,尤其是涉疫生活垃圾收运,杭州市市容环境卫生保障中心第一时间作出业务指导。

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owherethecompassleads.com/,扎哈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

广州南沙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全力支持和推动区内重点项目和企业复工复产,在行业管理方面积极主动为各单位提供服务支撑,简化建筑工地复工申请程序。

在此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 全国各地的广大物业服务企业克 服物资紧缺、人员不足等困难, 知难而进、迎难而上,为疫情防 控工作大局作出了贡献。

万人同上课 齐心共抗“疫”——广西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师生同上一堂疫情防控思政大课

压实四方责任融入社区防疫体系——北京市朝阳区物业服务行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侧记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和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发布关于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保障 贫困户住房安全相关工作的通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